您的位置: 枝城信息网 > 游戏

末世悚情—启世 番外 宁静之夜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9:47:55

末世悚情—启世 番外 宁静之夜

十天之后,蒙托尔酒馆里,海盗们此时正和往常一样喝酒玩乐,似乎十天前的那场灾难只是一个梦,在这十天里沙朗斯不断地来攻打海地龙谷,但是西罗姆也不间断的派人去攻打沙朗斯,双方就这样一直消耗着,而西罗姆也无所谓,他要等那个消灭黑龙的年轻人醒来再去兽王谷。

“老……老板,给我叫一个xiǎo妞……来,我要开心……一下,对吧,好兄弟?”此时醉醺醺的马辰转头对着对面同样也是醉的一塌糊涂的酋殷説道。

“对……对啊,要开心一下,开……”酋殷话没有説完整个人就倒在桌上。

马辰看着倒在桌上的酋殷,先是叫了几声,但是酋殷一diǎn反应也没有,马辰便开始嘲笑起酋殷来,然后转头看向另一边,结结巴巴地説道:“王……王子,你呢,让我想想,你以前有一个特别喜欢的邻家女孩,呃,哦,是邻国的,我还记得我也跟着看到,凶巴巴的,不过你很喜欢她,我知道的,你都不敢开口,哈哈……”

“你醉了,马辰,开始説胡话了,呐,你要的大婶,不,xiǎo妞在那里。”他旁边坐着的徐度説着抓住马辰的头扭到另一边。

“什么,你是那个xiǎo妞,你长得怎么这么丑,你确定你是女的吗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xiǎo妞,连娜姬那个恶毒的女人都比你好看。”马辰对着右边的静子説道,徐度摇摇头,转过年去不再看马辰,也没有沾酒,而何雷也只是xiǎo酌一杯。

“王子,是不是要回房间里休息了,这里闹哄哄的,不适合你来。”徐度听到了后面的吵闹声,如果不是他反应快,一张椅子就摔在了他的头上了。

“放轻松,徐度,虽然这里闹哄哄的,但是我们应该在这里停留一下,就当是陪这个人了。”何雷説道,当然,他不会告诉徐度,他之所以想留在这里,是因为马辰説出了他的另一件心事。

徐度没有再説什么,马辰依旧对着那面镜子絮絮叨叨的説着话,何雷则看着前面几个打斗起来的海盗,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家,想起了父亲,也想起了母亲,还有马辰口中那个邻国女孩,却没有人注意到,酋殷已经不见了。

好不容易溜到了外面来,酋殷是松了一口气,在别人的面前他是大大咧咧的,但是在没有人的时候,他却极为收敛,此时他并不想待在那个酒馆了,他只想出来看着难得一见的月光,海地龙谷这地方只有一个洞口,所以月亮出现在那个洞口的几率是非常的低,但每一次他都不会错过。

“怎么,你不是陪着那只言哥和另一个美丽的女孩吗,怎么坐在这里?”来到观赏月亮的固定位置,却见到了另一个他想见到的人。

“要你管那么多吗,你怎么跑出来了,不是跟他们喝酒的吗?”坐在码头边的娜姬头也不回的説道,她没有想到这个无赖竟然跑来这里。

“就他们那diǎn酒量,我还不如出来坐坐,还有,这里是我的位置,我的固定席位,把你的屁股挪挪,就会看到刻在木板上我的名字了。”酋殷毫不客气的説道,不知道为什么,一遇到这个女人他就特别喜欢和她拌嘴。

“你……”娜姬气得无话可説,她没想到这个人对女人説话也是这么粗鲁,本来她还觉得酋殷有diǎn用,现在一diǎn用处也没有了,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一脚把他踹到河里,然后淹死他。

“嘿嘿,算了,今天不一样,算是请你的了。”酋殷笑嘻嘻的説道,説完他坐在娜姬旁边,头也不转的説道:“嘘,别説话,来了。”

月光照了进来,娜姬抬头看向上面那个xiǎo洞口,刚好和月亮镶嵌在一起,娜姬心里一动,似乎想起了什么事,她转头看向酋殷,却见他闭着眼睛,一脸享受的样子,仿佛这月光是上天赐予他的恩惠,不知道为何,却勾起了她那藏了非常久的回忆。

“知道吗,很多人觉得月光很冷,就因为它是在晚上出现的,其实不然,月光它是非常温暖的,坐在这里,感觉就像是有人在轻轻抚摸你的脸,轻轻地……”酋殷説到这里吸了一下鼻子,那一瞬间娜姬见到了酋殷眼角的泪,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。

娜姬的回忆越来越强烈,她伸出了手,颤抖着,想为这个她讨厌的人擦拭那泪水,却在快碰到的时候酋殷睁开了眼,同时月光也消失了,他们坐的地方再次陷入了黑暗中。

“呃,你在做什么,难道你想趁着我放松的时候干掉我?”虽然娜姬以很快的速度缩回了手,但酋殷还是看到了,他突然觉得很有趣。

“你再继续乱猜测的话那么你的身体接下来会在这里面,而且永远浮不上来。”娜姬用那半张丑恶的脸盯着,她知道,只有这样,才能让这个无耻的人闭嘴。

而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另一个码头,力非此时静静地站在那里,眼睛盯着河面,此时他的心情非常的开心,没想到一次灾难成为了重翼的契机,那么下次再遇到黑色暴君的时候,就算是死,他也能死的安稳一diǎn了,不用再担心那些xiǎo子。

”知道吗,亲爱的,我真的没想到能成功,他很棒,真的很棒,我觉得是千万年来最棒的,虽然他很痛苦我知道,但是我很自豪,你觉得怎么样?”力非説完看着河面上的涟漪,叹了一口气,此时他多么想和某位逝去的人分享这喜悦的一刻,原来他以为他会比她先老,先走,但是那地方赋予了人旺盛的生命力,而她为了整个人鱼岛变老,甚至是失去了生命。

力非转身离去,河面上却响起了扑打水面的声音,两个人从水里钻出来,其中男的吐了一口水,随后按着水面,摇摇晃晃的从水里站起来,似乎水面现在是陆地一样,男人似乎很高兴,欢呼一声又跃入水中

末世悚情—启世  番外 宁静之夜

,而女的却手一挥,一股水柱将跃入河里的男人冲上岸去。

“墨婉,你耍赖,怎么能用这种能力呢,我都不会呢。”菜头从地上爬起来説道,刚刚他在练习墨婉交给他的一些简单的控水方法,站在水面上他已经会了,但是喷出水柱他还不是太会。

不会説话的墨婉朝着他吐了一下舌头,扭头钻入水里,菜头看着河面,寻找着墨婉的身影,却见到一股水柱从河里喷出来,他赶紧侧身躲过,只可惜墨婉送上来的水柱有两股,在菜头闪身的同时另外一股水柱落在他的头上。

”好啊,看看我的,让你见识一下海王的实力。”菜头念叨着挥了一下手,但是什么动静也没有,墨婉觉得好笑,钻出水面来看他。

菜头坐在河边,他之前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学不好这个,但刚刚他似乎明白了,自己差diǎn被那些人误导了,也许自己就不是什么海王继承者,是那些人硬给他的名号,经过一些事,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,却从来没回想过,自己本来只是一个渔夫。

xiǎo巧娇嫩的手抓住了菜头的大手,菜头看向河里那个他心爱的人,却明白了另外一件事,他不能放弃她,因为她也没有放弃过他,想着他嘴角一翘,跳入河里。

仍然在沉睡中的重翼脸上偶尔会出现痛苦的表情,但更多的是开心,在他的脑海里,不停地出现各种梦境,有和父亲一起驱魔的,也有自己在某个xiǎo村子和恶魔作战的经历,也出现了失去父亲的那一天,陷入冥狱的奥雷城,和马辰他们在菲尔塔的战斗,还有那个在菲尔塔等待着他的女孩,虽然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等着他,但他却想着有一天,当自己终于解开了毒灵家族灭亡的原因,并且报仇,他想带着那个他爱的女孩居住在一个xiǎo村子里。

在恶兽沼泽里,本来西鲨王是不会让任何人在这里做任何事的,但自从巨龙消失之后,恶兽沼泽已经完全废掉了,也就没有人对这里进行看管,甚至没有人会来这里,当然,除了两个人,布鲁诺和贝拉蜜,他们的好友,导师,亲人永远的埋葬在这里,他们只能在海盗们狂欢的时候跑来看他。

”但是,托尔曼,我发誓,我会带你离开,贝拉蜜也是,我们不会留在这里的,你放心吧。“布鲁诺对着那堆翻过的土説道,贝拉蜜也静静地看着那片泥土,在那上面,一株嫩芽从土里钻出。

“你説什么,啊,你説什么,我听不见,你太xiǎo声了,我就説嘛,那xiǎo妞丑的要人命,连説话都这么xiǎo声,我看着都感觉替她难过,我觉得我应该做diǎn什么,你们放心,我没有醉,我只是想开导她……”此时醉醺醺的马辰一会对着河面説话,一会对着旁边的何雷和徐度説话。

“哎,对了,我的武器呢,王子,我的武器呢,我需要我的武器,我觉得我没办法开导这个xiǎo妞了,她总是在跟我説什么,但是説话太xiǎo声了,还一直跟着我,盯着我看,我是不会喜欢她的,太丑了,给我我的武器,我要消灭她。”马辰説着伸手拍打水面,却打了一个嗝,差diǎn掉进河里,还好被徐度抓住了。

“你已经醉的一塌糊涂。”徐度説着扶起马辰,推着他和何雷一起朝着他们的住处走去。

“我没醉,我只是想教训她一下,真的是,真的是,纠缠不清……”马辰説着喃喃起来,三人的身影渐行渐远。

温州建国不孕不育医院陈桂华
温州建国不孕不育医院王爱敬
温州建国不孕不育医院陈洪涛
温州建国不孕不育医院陶维军
温州建国不孕不育医院张方程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