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枝城信息网 > 娱乐

东南大学预录用文言文写作文考生组图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00:27:41

东南大学预录用文言文写作文考生(组图)

,让生于农村、长在农村的王云飞从一名默默无闻的高三学生,霎时成了万众关注的焦点。自本报26日披露就是他写的那篇高考古文后,3天来,前来采访王云飞的媒体络绎不绝。昨天一早,他刚回到母校如皋中学的校园,就又有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堵到了他,问他“现在最想干什么?”他说“想睡觉,太累了。”

不仅是媒体,许多慧眼识才的高校也纷纷向王云飞伸出了橄榄枝。而在这些求贤若渴的高校中,东南大学则成为了最后的赢家。

东南大学党委副书记、副校长刘波告诉,扬子晚报报道了一名用古文写高考作文的考生后,学校就一直很关注。直到26日这名“古文奇才”露出“真面目” 后,他们才知道是如皋中学的学生。而如皋中学则是东南大学在南京之外的第一所附属中学。这不禁让东大对这名“奇才”考生砰然心动,而王云飞有志于学习工科,又让以工科见长的东南大学领导非常高兴。经过向省考试院进一步核实,证实了古文奇才确系王云飞。东大校办副主任冯建明负责如皋地区的招生,他将这名考生情况迅速向招办和校领导汇报,并和如皋中学以及王云飞本人沟通。最终,东南大学主要领导拍板,决定预录取王云飞。仅仅一天时间,该校就走完了所有的预录取程序。而专业则是东大最享有盛誉的土木工程专业。“哥招的不是生,是才”,冯建明幽默地说,话的背后,是对录到王云飞的满意之情。

北大慢一步憾失奇才

了解到,就在东南决定预录取王云飞的同时,北京大学江苏招生的老师也表示对王云飞十分感兴趣。但由于东大在先,北京大学不得不憾失这名“奇才”。而且王云飞很倔,他认准的事情,别人无法改变。“我已经跟东南大学达成口头承诺,做人一定要讲诚信。再说,我的产业报国的梦想不会变化!我一定要学习工科,所以选择东大。”

理工科也需人文底蕴

随东大校领导一起前来录取王云飞的古文字专家、东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王步高在阅读了王云飞的文章后,赞不绝口。他感觉文章立意不错,在短短一个半小时,能用古文写出一篇对人对自然的破坏充满忧思之情的文章,很难得;其次文章结构层次也很清楚,起承转合很自然,“一个高中生能写出这样的文章,即使北大清华的学生也很难有这个水平。”王教授说。

王云飞今年高考成绩为 384分,录取王云飞属于该校“破格录取”。“东南大学一向乐意录取偏才、奇才,并给这些人才创造了很好的发展空间。”刘波副书记说,其实东南大学与传统文化渊源甚深,是全国历史上唯一一所“办在皇宫里的高校”。因为今天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的所在地是六朝皇宫的旧址,举世瞩目的《永乐大典》和《昭明文选》就是在这里编纂而成。从成为国子监办学地点以来,这里已经连续639年文脉不断,书香不绝。“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独特造诣的学生,应该成为学校优录的对象。”刘波说。

刘波说,王云飞的这篇古文,透出一种对人与自然关系的忧思,这种细腻的人文底蕴正是理工科大学生所应该具备的。“拥有一颗人文关怀之心,才能在今后的工程技术领域怀有一种与自然友好相处的忧思之心。”刘波说,他希望王云飞进入东大后,能参加学校诗社、甚至组建古诗文社团。

通讯员 唐瑭 本报 郭小川

■手记

从“赤兔之死”

到“古文奇才”

“古文奇才”这组报道到今天终于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。我为王云飞的“幸运归宿”由衷高兴。这让我联想到2001年江苏高考作文中那篇《赤兔之死》的奇文。那篇当年传诵一时的作文的报道,始发者也是我。两篇作文异曲同工,前者是古白话文,后者是骈体文。相隔9年的两组报道也颇多相似之处,都是由本报发端,然后渐成燎原之势,而最终改变了两个年轻学子的高考命运。

有人说,两位后生学子如同“马诺”们迅速蹿红一样,都是炒作的结果。笔者不否认络及传统媒体的力量,但究其实质,两位年轻人因文成名的背后,却有着更多的因由。

无论是古白话文,还是骈体文,都是日益远离我们的文字。社会公众对“赤兔之死”与“古文奇才”的高度关注,除了新奇之外,原因起码还有两点:一是叹服,二是追慕——虽然我们写不出这样的文字,但我们还是能知道这种文字的好。不要为“宣传这种作文就是提倡复古”的谬论所误导,我们不提倡复古,即便是社会公众的关注也与复古无关,而是源于内心深处对传统、对古典的眷恋、敬畏和向往。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民族,不能没有古典情结。公众们基于这样的情节高看两位学子,与“马诺”们出位的炒作是不可相提并论的。 张 琳

王云飞高考作文原文:《绿色生活》

呱呱小儿,但饮牛湩(dòng),至於弱冠,不明犍状。佌佌(cǐ)之豚,日食其羓(bā)。洎(jì)其成立,未识豜豭(jiān jiā)。每啮毚(chán)臑(nào),然竟不知其夋兔(qun,同狡兔,见韩愈之《毛颖传》)之三窟也。方彼之时,窋(zhú)诧之态,非闠闠(huánhuì)之中所得见也。

今北方久熰(ōu),瀵(fèn)氿(guǐ)甃(zhòu)眢(yuān),坌(bèn)坲坲(fó),焘天幠(hū)日。土地皴崩,罅可容人。南疆霶霈,洚水肆虐,当此之滈,茅舍尽走。欲苫(shàn)不能,啼口立(同泣)啾啾。

凡此异态,非天之咎。

君不见斵(zhuó)楩(pián)焚樟,岵(hù)之为屺(qǐ),睇眄(miàn)之下,万山尽屼(wù),百尺篔(yún)簹,化为竹着。於彼幼蛇,匌(gé)不盈寸,巴蛇王虺(huǐ),尽化柈(pán)馐。玈(lu)气烰烰,上格瑶池,贫地徕贾,以丰其赀(zī)。然千丈方圆,莱菔不生,九天之上,星河不见。

呜呼!漫山设棙,遍地尽罘。此天灾也?人祸也!河海黟(yī)然,浊水仍倾,此天灾也?人祸也!斵木[算刂]竹,彍(guō)弮(juàn)待兽,以至鹿不得走,翬不得飞,蚁不得宭(qún),髬髵不见。此天灾也?人祸也!

翕合沴(lì)气,终日涽涽。天不复蓝,水不复清。未有乌云,天何暝暝?赤乌既出,焜耀无复。看天下,鸟飞不下,鲜见狉狉,当此之时,何处貣青天?

所幸者,人知之也,人更之也。然,上作法,下偩几何未可知也。

今天下多灾。北国井冞(shēn),阵主复至,当与孔张俱歾(mò)。南域之霖,大禹洊存,只得扼腕而叹息。人不咎己而咎旱魃,不诮(qiào)己而诼共工。未之可也。闤闠所趋,不可恈恈。当思子孙后代,人己知之。然行之效,则体躆庙堂者思之,媕娿(ān ē)之徒,弃不婟(hù)嫪,国之大蠹,捐而必究。

吾所思者,河泮水墺,杨槐蓁蓁,町疃(tuǎn),柳榆其秝(lì)。苾葌柅柅游屮(chè)葳蕤,见柳而人不攦,视草而众不蹸,日驾双軑(dai)之车,斐斐闾巷之间,目不复睺,鼻不再鼽(qiú),鸟不惊人,鲋游沴然。

人者,天地孕育。今其反万物,此獍也。今其不宜瞡瞡,遗祸搙孙,当修长远之道以藾万世。

今吾执笔於此,所思者,舍旁早蟠一株,今当唪唪,攲枝水上,当复驾舴艋,扌玄其落桃,投於苙。坐银杏树下,观儿童嬉於树下,延於砖祴(gāi),搤(è)腕而惜水中未置菱藕几株。燠(yù)热之时,而可摘菱冣(zuì)菂,爇之为饘(zhān),以奉亲房。

旅游快讯
网游资讯
智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